李克强主持新增财政资金直接惠企利民工作座谈会
落实全国两会精神 织牢织密公共卫生防护网
《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文章(全文)

复盘郴州大头娃娃事件:已非当地首次出现奶粉问题

发布时间:2020-05-15  来源:凤凰网-南方都市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复盘郴州大头娃娃事件:已非当地首次出现奶粉问题

  湖南郴州永兴“大头娃娃”一事持续引发关注。5月14日,南都记者从郴州市永兴县卫健局获悉,当天该局经过患儿家长同意已协调安排患儿前往郴州市一级的医院,再次进行全面体检。

  5月14日,湖南省表示将彻查此事,并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从严从重处罚,并及时向社会公布。当天午间,郴州市场监管局宣布在全市开展为期3个月的婴幼儿配方乳粉经营行为规范专项排查,重点对前期发现涉嫌虚假宣传的“舒儿呔”“倍氨敏”等系列固体饮料,检查是否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一经查实依法严厉打击。

  “大头娃娃”事件背后存在哪些问题?“固体饮料”和“特医奶粉”有何区别?长期食用“固体饮料”替代“特医奶粉”会对儿童发育造成哪些影响?本次事件中,谁应当承担责任?南都记者多方采访了涉事监管部门、儿科专家与律师等,对此事进行了梳理。

  事发:家长反映婴儿服用所谓“特医奶粉”后变“大头娃娃”

  5月11日,据湖南当地媒体报道,多名婴幼儿家长反映,因孩子因过敏不能吃奶粉,在医生建议下到永兴县一家名为爱婴坊母婴店购买“倍氨敏”蛋白固体饮料。该母婴店导购称,“倍氨敏”“等同于”婴幼儿奶粉。然而,长期服用后,多名婴幼儿出现身体发育迟缓、头骨突出等异常现象。

  有家长称,当初购买“倍氨敏”时曾发现包装上写着“蛋白固体饮料”,导购解释称是牛奶的另外一种简称。据当地媒体调查,“倍氨敏”实际并非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即“特医奶粉”),而是一款固体饮料。

  5月13日晚,“倍氨敏”的生产企业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回应南都记者称,相关产品的标签和质检经第三方报告显示合格,没有夸大宣传,并称“此前对于这间母婴店这种销售的行为不知情。”其称涉事产品“能看得见产品包装上是固体饮料,不清楚为何涉事家长把固体饮料理解成补充性的奶粉。”

  上述负责人称事发后未与涉事母婴店沟通过,“对经销商的分销就到省级,再往下的分销目前确实没做到位。”其补充称,此次“大头娃娃”事件发生之前,零星接到过关于“倍氨敏”产品的投诉,涉事产品2019年中已召回并停产,“这个产品去年已经停止上市销售了,我们现在主要是做其它类型的产品。”对于召回原因,其未予以回应。

  对于该公司公关此前称对涉事婴儿的家庭将采取一定的补偿措施,该负责人称“我们还在研究。”其称,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已前往该公司调查,正全力配合调查,“公司愿意对最终调查处理结果负责。”

  官方:成立调查组彻查,从严从重处罚

  5月12日,永兴县委宣传部通报称,已成立由永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县卫健局等相关职能部门组成的工作专班,对爱婴坊母婴店进行全面调查。

  据市场监管总局5月13日晚通报,市场监管总局责成湖南省市场监管部门对涉事商家进行彻查,依法从严从重处罚,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5月14日,据湖南日报主办的“新湖南”客户端消息,近日,有媒体报道郴州市永兴县爱婴坊母婴店将一款蛋白固体饮料冒充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销售给牛奶过敏儿童,虚假宣传特殊功能,涉嫌消费欺诈。湖南省人民政府高度重视,责成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郴州市等组成调查组对涉事商家彻查,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从严从重处罚,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据郴州市场监管局官网5月14日午间消息,郴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引发《关于开展婴幼儿配方乳粉经营行为规范专项排查整治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从2020年5月开始至7月底结束,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婴幼儿配方乳粉经营行为规范专项排查整治工作。

  该市排查以商场超市、批发市场、母婴店等为重点检查场所,重点对前期发现涉嫌虚假宣传的“舒儿呔”“倍氨敏”等系列固体饮料开展排查,检查是否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一经查实依法严厉打击。

  背后:实际生产企业无奶粉资质许可,曾卷入产品责任纠纷

  南都记者发现,根据“倍氨敏”的外包装显示,其生产企业为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2月2日,曾用名“湖南唯乐可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00万元,实缴资本90万。工商显示其经营范围包括预包装食品、含乳饮料和植物蛋白饮料、食品、婴幼儿配方乳粉、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特殊膳食食品、保健食品的销售;固体饮料等。

  南都记者查询国家商标局发现,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在2017年完成对涉事产品“倍氨敏”商标的注册,专用权期限为2017年5月28日至2027年5月27日。应用于奶酪、牛奶、黄油、牛奶制品、奶粉、牛奶饮料(以牛奶为主)等食品上。该公司年报显示,其2019年销售总额高达1400万元。目前,湖南唯乐可的官网已无法打开,显示“网站建设中”。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湖南唯乐可的法定代表人和实控人为肖诗弧,其持股67.9%。肖诗弧名下的公司除了湖南唯乐可,还有3家公司,其中美优高乳业(湖南)有限公司也为婴幼儿配方乳粉销售企业。肖诗弧在该公司中持股42.00%,为第一大股东。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肖诗弧具有多年的母婴营养从业经验。2018年2月,肖诗弧曾以澳优乳业副总裁接受多家媒体采访,在2011年,肖诗弧也曾以澳优乳业副总裁、首席运营官的身份接受采访。不过,澳优乳业2011年至2019年年报中,均未对肖诗弧有所介绍。

  不过,湖南唯乐可提供给南都记者的检验报告显示,涉事产品的实际生产企业另有他人。

  上述湖南唯乐可负责人提供的一份由广东省质量监督食品检验站出具的检验报告显示,产品的生产企业实际为天津市德恒科技有限公司张家窝加工厂,现为天津市德恒科技有限公司制造中心(下称“天津德恒制造中心”)。

  工商资料显示,天津德恒制造中心成立于2009年6月,人员规模小于50人,经营范围为固体饮料、食品添加剂:复配营养强化剂、乳饮料稳定剂生产、食品添加剂批发兼零售、食品销售等,并无奶粉或特医奶粉相关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数据显示,2018年8月24日,天津德恒制造中心才取得固体饮料的行政许可和资质证书(食品生产许可获证企业(SC)),有效期至2021年9月11日。发证机关为天津市西青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资质证书中的许可明细显示,类别名称为固体饮料,品种明细为其他固体饮料(营养素固体饮料)、蛋白固体饮料、其他固体饮料(其他)。

  另据裁判文书网,2019年8月,天津德恒制造中心曾卷入产品责任纠纷案件中,不过一审二审均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专家:长期只食用固体饮料重则影响大脑和心脏发育

  据市场监管总局最新通报指出,固体饮料是普通食品,不是婴幼儿配方乳粉,更不是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其蛋白质和营养素含量远低于婴幼儿配方乳粉和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

  据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5月14日发布提示,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是指为满足进食受限、消化吸收障碍等人群对营养素的特殊需要,专门加工的配方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必须在医生或临床营养师指导下,单独食用或与其他食品配合食用。目前市场上有不少标识为“深度水解蛋白配方粉”“氨基酸营养粉”“无乳糖营养配方粉”并标称适用于“过敏宝宝”或“无法食用乳蛋白及多种食物蛋白人群”等的固体饮料,此类产品不属于“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不能满足特殊体质婴幼儿生长发育的营养需求,不适合婴幼儿特别是12个月龄以下的婴儿食用。

  南都记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7月1日,我国《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注册管理办法》正式颁布实施,对特医食品的审批程序、特医食品申请人资质均作了严格规定。据市场监管总局官网,目前获得特医食品注册资质的主要以雀巢、雅培、美赞臣等外资巨头为主,国内仅有圣元、贝因美等几家企业获得相关资质。

  杭州一家三甲医院的儿科主治医师告诉南都记者,特医奶粉一般针对对牛乳过敏的婴幼儿,市面上适度水解、深度水解和氨基酸产品最为常见。“通俗来说就是,这类奶粉把蛋白质的分子打得小一点,整个分子切成片段就变成了多肽,那么过敏源就减少了,人体的免疫系统可能就不把它当做外来的攻击者了。”他还表示,“一些湿疹特别厉害,或者有哮喘,胃绞痛甚至大便出血的儿童,就会建议食用深度水解或者是氨基酸配方的奶粉。”

  深圳的一位儿科医生告诉南都记者,固体饮料中缺乏婴幼儿生长的营养来源,“缺乏蛋白质可能造成头大,碘不足就会有呆小症,含铁量不足就会嗜睡,缺少维生素D有可能造成佝偻病。”

  该医生建议家长购买特医奶粉时,应留意产品上的三要素:“特殊医学用途”字样、TY字样的国食注字注册证号和适用人群提示,可在市场监管总局特殊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司官网查询产品资质。同时家长要定时检测孩子的身高、体重和头围,“要注意观察孩子是否活泼、身高体重是否正常。”

  除了“头大”,还会对孩子的发育造成什么影响?对此,上述杭州一三甲医院儿科主治医师表示,“奶是6个月以内的孩子的主食,生长发育所需的元素均来源于此。如果长期只食用固体饮料会影响婴幼儿的生长发育,轻则影响孩子身高和体重,重则影响大脑和心脏发育。”

  律师:对婴幼儿食品管理严格,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追刑责

  5月14日下午,南都记者从湖南郴州永兴县委宣传部获悉,就永兴“大头娃娃”事件,目前初步调查结果已出炉,“我们有一个最新的初步结果,已提交材料给上级部门,发布时间要看上级部门。”郴州永兴县委宣传部负责人表示。

  那么,在此次事件中谁应该承担责任?对此,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向南都记者表示,关键是要查清事实。“第一,这一固体饮料合不合格?产品质量是不是符合食品安全法标准?包装是不是符合预包装的规定?第二,谁将固体饮料冒充为奶粉误导消费?是厂家、经销商还是第三方?看是谁需要承担责任。”

  邱宝昌指出,有关部门对婴幼儿食品的管理十分严格,生产、销售、宣传等环节都有相关规定。其中,在婴幼儿食品包装上,食品成分、营养、适用年龄等信息都需要标明。“对食品厂家来说,如果食品质量没问题,且包装符合规定,那么它就没有责任;如果从定价、包装等方面都与奶粉混淆,那就要追究责任。”

  “造成巨大损失的、后果严重的,对消费者负有民事责任;行政机关要查处,则负有行政责任;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追究刑事责任。” 邱宝昌说。

  类案:涉事企业按“退一赔三”赔偿,涉事医生被暂停一年职业活动

  南都记者注意到,事实上,这不是郴州市首次出现奶粉问题。

  据新华社2019年12月报道,湖南郴州多名家长投诉称,患儿需要特殊医用配方奶粉,却被医生通过处方推荐购买疗效、营养成分存疑的固体饮料。今年3月30日,上述患儿家长在湖南省委网信办指导的红网“问政湖南”平台上发表“联名信”,投诉郴州儿童医院医生联合院内便民药房和附近母婴店,将“舒儿呔固体饮料”作为“特殊医学用途配方粉”销售给前来就诊的牛奶过敏体质患儿,使患儿长期将此款固体饮料作为唯一续命食物来源,致部分患儿身高、智力、行动能力明显落后普通儿童,严重的出现脏器损伤。

  针对联名信中反映的问题,2020年4月16日,郴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回应称,经查,“舒儿呔”系列固体饮料郴州总代理商为郴州益信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印制处方笺和宣传单,明显误导患儿家属,使其认为该“舒儿呔”系列固体饮料食品是专供婴幼儿食用的特殊食品“婴幼儿配方乳粉”或者“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患儿家属带患儿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童医院看病时,该院个别医生使用益信康公司印制的上述处方笺和宣传单,向患儿家属推介到便民药房或者母婴店购买“舒儿呔”系列固体饮料,提供给有过敏等症状患儿食用。

  5月14日,郴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应南都记者称,上述“舒儿呔”事件定性为虚假宣传,已对涉事企业下达处罚决定书,企业将联合医院按退一赔三的方式向受害者家属赔偿,安排相关部门对有异议的投诉人(的孩子)进行异地体检。郴州市卫健委称,已对涉事医疗机构进行了顶格处理,同时对涉事医生做出暂停一年职业活动的行政处罚。

中国法制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